中医药文化建设

当前位置:首页  > 中医药文化建设

程祖培医案:桂枝别解

发布人:蔡敏珊 更新时间:2018-08-14





程祖培,(1889-1966),广东中山人,是岭南伤寒“四大金刚”之一陈伯坛的大弟子。曾在广州陆军军医学堂,广东光华、惠华专门医学校,香港大学解剖选科读书。后在香港、广州、中山等地开业行医。1956年广州中医学院成立后任妇儿科教师,擅长中医伤寒学说,在经方运用上功力颇深,曾在广东省中医院开诊。
医案:
李观达,邑之城内人,在吾乡南萌圩业屠。忆武昌起义前一年,岁次庚戍,余肆业广东陆军军医学堂,适暑假归乡,观达缠绵床第,群医束手,病在弥留。友人与余善者,谓余负笈羊桓有年,必能以奇方妙术,拯救沉疴。群邀往诊,一决生死。诊其脉象浮弱而虚,来去不整,头痛,发热,汗出,恶风,四证仍在,尤以恶风一证为甚。时当酷暑,犹衣棉袄,瑟缩之态,气息仅属,此乃太阳中风,寒邪已罢,标阳尚未归经之候也。夫太阳初得病时,莫不现此四证,因中风而然,不因中风亦然,无如阳过于浮,尚未荣阴,阴阳不谐,归经奚自?亟当收回阳浮之热,即荣阴弱之汗,则头痛恶风等证自除。与桂枝汤一剂(桂枝,白芍,生姜各九钱,炙草六钱,大枣十二枚),其家人以余年轻,初颇顾虑,友辈谓余确有师承,劝令服之,服已,病愈过半,只余头痛发热,病态不甚了了。余曰:未尽桂枝之长,仲师非云“当二三服“乎?再投两帖,元神渐复,调养十余日,竟能举动如初。
编者按:
本例患者病重,“缠绵床第,群医束手,病在弥留”,但程祖培先生于众多证候之中看到“头痛,发热,汗出,恶风”四证仍在,尤以恶风一证为甚,时当酷暑,犹衣棉袄,瑟缩之态,且脉象浮弱而虚,来去不整,诚一典型的太阳中风证,“有是证,用是方”,果断用桂枝汤原方,一剂即病去大半,“再投两帖,元神渐复,调养十馀日,竟能举动如初。”可谓效如神矣!
程祖培先生是岭南伤寒“四大金刚”之一陈伯坛的大弟子,陈伯坛用药量奇重,素有“陈大剂”之称。程祖培先生是其大弟子,用药亦“大剂”矣,时值酷暑,使用辛温解表的桂枝汤,桂枝、白芍、生姜各九钱,九钱即相当于现在的27克,炙草六钱也有18克,大枣十二枚,大概有60克了!用量虽大,但效果奇佳!从此证可以看出程祖培先生伤寒功底深厚,辨证精准,用药恰当,可谓深得仲景精髓也。
温馨提示:
以上方药,不建议患者直接使用,如需使用应咨询医生为好。



赖海标

登录后发布评论!
评论提交成功,待审核后显示
确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