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 > 医院文化  > 文化生活

名医男神、杏林世家、还有“隔壁老黄”?围观中山白大褂那个圈儿

发布人:蔡敏珊 更新时间:2018-08-17

指针指向下午17:30,没有几位医生能够准时离开医院。


晚上11点半,中山市人民医院,急诊室的医护人员依然在忙碌。叶志文 摄

中山市人民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梁干雄还没看完门诊病人,又放出去70多个号,怕后面的患者等着急,他正在加紧为大家看病。

同院的急诊科医师王明霞也还在路上,她和护士雷震威跟着“120”急救车一起去接病人,这个病人已经出现脑梗塞,只有及时转院才有恢复的希望。

8月19日首个“中国医师节”就要来了。

这是继教师节、护士节、记者节确立后我国的第四个职业节日。“有时是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在安慰”,是美国医生爱德华•特鲁多的话,常被人们拿来解释行医的真谛。然而正如梁干雄所说:“看着那些远道而来的患者,这种信任足够忘记辛苦。”

既是省名医,也是院里的C位男神

中山市人民医院杨颖滨大楼8层,有满满一墙的患者留言,这是内分泌科设立的“医护患沟通园地”。

作为内分泌科的学科带头人,本月初,梁干雄刚刚荣获第一届“广东医师奖”。据统计,全省能获此殊荣的医生仅有50位。在医院的任何科室里,只要认识他的人几乎都会不约而同地给出这样的评价:“从没见过梁医生发脾气,他人超和蔼的。”

同事们都喜欢称他“梁男神”,在市人民医院里他是绝对的C位大咖。



自2016年起,梁干雄每年都入选岭南名医目录,常有慕名而来的患者找他看病。据他回忆,曾有患者从湖南来找他,在当地县医院治疗后病情反复发作,当时她的积蓄已用尽,正打算卖房子,但最令她焦虑不安的是始终找不到病因。

在仔细询问后得知,患者曾在小诊所经历产后大出血,经抽血检查,梁干雄断定她得的是席汉氏综合征,随后为她开了药,每月药费仅需10元左右。半年后,患者来复诊时身体已痊愈。“这次感觉特别欣慰,病人从外省来,经济条件又不好,最后治疗费不过花了几百元,不但病好了房子也保住了。”梁干雄笑说。

内分泌科护士长尚治新与梁干雄搭档工作12年,她说:“他没有名医的架子,也看不到很多医生脸上的焦虑。其实,他都在超负荷工作,每天下午1点才吃上午饭。”据尚治新说,每到妇女节梁干雄会为女同事们买花,十足暖男一枚。

中医“伐木类”,四代人都是国粹迷

晚上近7点钟,李燕林又匆忙出门,从火炬开发区的家中赶去位于西区的ManbeTx大网。

他是医院肾内科主任医师,科里刚接收一位危重的急性肾衰竭患者,大家都在等他,这次他到单位的时间比平时快多了。一见病人情况不妙,他马上安排插导管并开始血液净化,第二天一早就拿出了治疗方案。在患者住院的一个多月里,他嘱咐值班医生每晚十点前把病人当天情况微信发他。



这是他对危重病人的特殊监护。“急性肾衰竭的死亡率很高,有一半的患者都无法救治,不能因为疏忽导致病人失去生命。”李燕林说。患者痊愈出院后,有天他突然接到家属徐先生的电话,说要向肾内科捐赠500万以示感谢。作为医生,他不能收取任何红包,于是他提议成立“徐氏肾脏爱心之家”,将全部款项用于补助困难患者。

走进李燕林的办公室,桌上堆满了扫描的中医手稿,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各种配方。他随手递给记者一本《李文庆中医临床经典医案实录》,正是他在整理父亲手稿基础上为老人出版的——出身中医世家,到李燕林女儿这辈,已经传承了四代。

受家风影响,李燕林的女儿也决定从事中医行业,目前正在广州中医药大学创新班就读,获国家级奖学金的荣誉让他骄傲不已。“我太太现在是博爱医院的中医,时常家人会因使用不同配方治病产生分歧,但吃顿饭的功夫就讨论开了。”他说。

去年,李燕林被授予“广东省名中医”称号,这是5年才评选一次的省中医界最高殊荣。

不是在抢救,就是在去抢救的路上

从中山市人民医院到康华路的车祸现场,“120”司机绳玉山只用了7分钟。此时,马路上已有不少警察在维持秩序。现场,一辆摩托车侧翻在地,几张大饼零散甩在路上,一辆黑色小轿车就停在后面不远处……

这是王明霞的第N次车祸救援现场。



迅速从“120”上跳下来,王明霞在乱哄哄的人群里一眼锁定了伤者,快速跑过去检查他的伤口。确定伤势稳定,王明霞和警察交接领人,这一切发生在10分钟之内。

今年元月,王明霞被调到急诊中心做住院总医师,每周除去48小时休息,其余时间都要呆在医院里。她表示:“做住院总医师是对体力、精力和业务能力的多重挑战,非常锻炼人。”话音刚落,“120”指挥中心又发来了新指令。

此时已是晚上22:20,王明霞再次跟随“120”出发,8分钟后她已和急诊科护士吴育荣爬上了湖东街一幢老楼的顶层。

拎着两个大医箱爬7楼,她和吴育荣有些气喘吁吁,房间里灯光黯淡,就着亮他们取出听诊器、血压仪为老人做了基本检查。“急性心功能不全,马上送医院。”王明霞果断地说。

湿热的夏夜,她和吴育荣要将老人从7楼抬下去,好在急诊阿叔这次也来了。阿叔和吴育荣一前一后抬着老人移步下楼,老旧的居民楼,楼道窄狭,一盏黄晕的灯根本无法照亮每层全部楼梯。

在闷不透风的楼道,汗水浸湿了他们的白衣。

为中国好邻居“隔壁老黄”打call

抢救工作无处不在,这是中山市西区医院内科医生黄文豪的切身体会。他没在医院急诊室和ICU抢救过病人,却在小区楼下和邻居家中及时伸出了援手,挽救了生命。

大约五年前的一个夏天,黄文豪正在母亲家中看电视,突然一个黑影从阳台闪过……“当时我和母亲都看见了,有人跳楼了,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出去看看。幸好我们楼最高只7层,那人从5楼跳下,我告诉路人别碰他又帮忙叫了救护车。”

不知是否因为职业敏感,黄文豪总能碰到危及的时刻。就在本月初,他正在自己家中悠闲地吃着早饭,突然传来紧急的敲门声并伴随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黄医生,快来!我先生心脏病又犯了。”原来是邻居王姐,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这样十万火急地敲门了。去年,黄文豪就曾抢救过她患有心脏病的丈夫。

“这次是心脏骤停更加严重,见到病人时他已经颜面紫绀、四肢湿冷、口吐白沫了。我喂他服下硝酸甘油,并持续做了22分钟的心肺复苏,王姐的爱人最后终于能够自主呼吸,面色开始好转并恢复了心跳。”黄文豪回忆说,在当天的日记中他写道:“今天,在还没上班的时候,我救人一命,欣慰!”

黄文豪戏称自己是能促进邻里和谐的“隔壁老黄”,他看多了病患家属束手无策时焦急而无助的眼神,虽然本着路遇则帮的原则,他还是更希望将基本的急救常识普及给市民。




【南方+记者】  郎慧

【摄影】叶志文

【通讯员】 林茹珠  唐柳青  黄琳